>>>正文

锤子的梦想与现实

原标题:锤子的梦想与现实

葡京55818com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记者 冯庆艳 实习记者 任航最近,锤子科技成都公司陷入解散传闻。

锤子科技官方辟谣称,公司经营状况良好,为加强技术团队研发实力,正在对北京、深圳、成都三地技术人员进行整合。就此记者向锤子公关经理求证,该公关经理表示,自己已经从锤子离职两个月了,最近锤子新闻比较多,她也有所关注。

“这原本是锤子私底下对业务结构进行一个调整,如今被媒体曝出来,无论政府还是资本方,会让他们的信心大打折扣,信心对于锤子是挺关键的,因为它是靠罗永浩的个人魅力起来的。”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飚对经济观察网记者说。

公开信息显示,锤子科技突然将核心的研发团队前往北京整合,约有100名员工遭遇就地遣散。遣散100名员工对锤子科技意味着什么?锤子科技去年迁入成都时,入驻办公的员工也只是200人,这其中包括了北京、深圳等地的行政、供应链、研发、设计等总部管理和服务部门整体。

锤子科技自诞生以来,解散、被收购的传言就没有断过。曾在2016年不足一年的时间里,锤子科技就被传出6次倒闭,5次被收购。这些传言背后,是外界对锤子科技的质疑,罗永浩的经营能力至今无法与营销能力匹配。

转行不久的某手机企业前总裁对经济观察网记者表示,他个人觉得是整体市场性的问题 ,老罗个人带货能力肯定很强,但是目前的整体容量环境、充分竞争等问题,可以获取的可能会越来越少。手机企业都不容易。

资金“命门”

《财经》杂志今年5月报道称,锤子科技账上的可用现金仅剩5000万人民币。往前追溯到去年8月,锤子科技拿到一笔10亿人民币的融资,这其中包括了让锤子科技将总部迁至成都的6亿,这6亿来源于成都东方广益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广益”),这是一家国有企业。东方广益公开称,锤子科技的发展方向与成华区(成都市)产业趋势一致,能促使成华区实现智能通信等新经济产业聚集。

这笔钱对锤子科技有多重要?锤子科技的投资方苏宁云商公布的财报数据显示,锤子科技2016年净亏损4.28亿元,净资产(股东权益)为负2.4亿元。对没有自我造血能力的锤子科技来说,2016年11月3亿人民币的D轮融资根本无法填补资金上的巨额空缺,2017年8月这笔10亿元的战略融资关系生死。

这笔融资让锤子科技把总部迁到了成都,同年成立了成都锤子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目前,锤子科技目前在成都注册成立了三家公司,成都锤子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成都野望数码科技有限公司、畅呼吸科技(成都)有限公司。声称从不买房的罗永浩不仅在成都买了自己的第一套房,在今年8月的发布会上直接称“我们是来自四川省成都市成华区的知名企业锤子科技”。

10亿入袋一年后,似乎已经撑不住见底了,锤子科技再度陷入资金难题,但若再想融资目前看起来并不容易。今年年初锤子科技与360手机业务合并的洽谈以流产告终,罗永浩在微博上称腾讯想投资子弹短信也被对方否认。

锤子科技投资的“子弹短信”上线后用户数的爆炸增长带来了一笔1.5亿元的融资,但子弹短信目前陷入沉寂状态,也让人们为锤子科技的这笔投资担忧。《财经杂志》从一位投资人处获悉,子弹短信是锤子内部团队做出来的,目前就是为了尽快拿到融资,来弥补锤子的缺口。

公开信息查询显示,拥有子弹短信的快如科技,唯一股东王力是陌陌的运用总监,而陌陌是锤子科技的第二大股东。子弹短信的四位核心人员中,除了王力外,另外三人均曾在锤子科技任职,包括快如科技的法定代表人张霁。

资金难题是锤子科技由来已久的问题,公司的运营一直靠融资维持着,但一次又一次的救命钱,并不能带给锤子科技财务上的体面。锤子科技2015年全年亏损就已经达到了4.62亿元,资产负债率高到99%。但当时锤子科技的融资相比如今还算顺利,2015年和2016年锤子科技分别拿到两笔融资来救命,2015年末锤子科技的所有者权益(净资产)还有1.93亿元。但随着2016年上半年锤子净亏损1.927亿元(未经审计),到了2016年6月30日,所有者权益减少到了21万元(未经审计)。2016年底,这一数字变为了负的2.4亿元。

钱都去哪了

罗永浩这个外行人做手机一直备受质疑,事实证明,锤子科技的确付出了高昂的学费。

孙燕飚对记者表示,罗永浩的商业模式主要是通过其个人的粉丝转化率来销售手机等产品,创新也主要集中在软件优化上,但这并未形成护城河,他也并未把握住手机之前行情好的时机,卖的价位偏高,网上销售最好的价位在1300-1500元,但他定位在2000元以上,导致销量不好。后来坚果pro定位在一千元左右,销量达到半年单机百万台,手机却进入下行周期。

锤子科技从成立到推出第一款手机用了两年的时间,跟惊艳出场相比,其手机销售情况可以用惨淡形容。Smartisan T1发布会的观看人数累计274万,在当时创造了中国科技类活动史上累计观看直播人次最高、在线观看直播人数最高两项历史纪录。但从2014年7月发售截至当年12月,罗永浩公布Smartisan T1的销量仅为12万台。

Smartisan T1刚一面世就遇到了良品率偏低,产能低下的问题。不管是手机出现质量问题还是预定了的用户拿不到货,对锤子科技来说都十分要命。

产能问题,除了锤子科技自己操之过急,仅是完成了工程机阶段,还未公测就开始量产,还有一个原因在于锤子科技一开始便找了富士康做代工厂商。富士康一直是苹果手机的主要代工厂商,锤子手机过少的订单量让锤子科技在代工厂商面前没有什么话语权。小米刚开始做手机的时候,选择了当时不知名的英华达,这不仅让小米更有话语权,也让双方在未来的发展中更加默契。

另外,锤子第一款手机的定价也显得“外行”。Smartisan T1 的定价在3000元以上,这让关注性价比的用户难以接受,当扬言“定价低于2500当你孙子”的罗永浩将定价调至2000元左右时,这款手机的销量才有了一点起色。往后,锤子一系列手机的定价均沿袭了这一定价策略。2015年,锤子科技推出了子品牌坚果手机,定位在千元左右。

但是,整个手机市场留给罗永浩的时间和空间一直不多。

2014年,中国手机市场已经相当成熟,苹果这一年推出了iPhone 6,中国智能手机全年的出货量达到了4.2亿部,增速开始放缓。OPPO、VIVO已经在手机市场上崭露头角,小米印度公司在这一年成立,开始向海外拓展市场。

在这有限的时间里,锤子科技依然在不断犯错。2015年推出的Smartisan T2再次在代工厂上翻船,发布会前夕,代工厂商中天信电子倒闭。尽管锤子科技多次强调不会对T2的前期销售造成影响,但这无疑暴露了锤子科技在供应链管理上的严重不足。

2016年5月,华为荣耀的产品线负责人吴德周加入锤子科技担任CTO,负责锤子科技的产品线以及全部硬件研发工作。2017年5月,锤子科技推出了坚果pro,半年的时间里销量达100万台,超过之前锤子手机销量的总和。但这个把锤子从悬崖拉回来的销量,在2017年整体手机市场面前不值一提。Canalys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智能手机市场总出货量为4.59亿部。这一年,中国手机市场总出货量第一次出现下降,同比下降了4%,且前五家手机厂商占据了超过70%的份额。

于是,锤子科技又推出了净化器、蓝牙音箱。今年5月在鸟巢的发布会上,锤子科技还推出了号称定义下一个十年的个人电脑坚果TNT工作站。这款售价9999元的产品再次因为产能问题自面世至今还未发售。TNT工作站超过90%的恶评让罗永浩称“一般计算设备演进、革命、颠覆的前夕,懂的永远是极少数。”

但对于罗永浩来说,与改变世界相比,更重要的是活下去。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澳门新萄京59533com
推荐阅读-葡京55818com-葡京娱乐场1799pjcom
今日搜狐热点
6秒后
今日推荐